主页 > 时尚新闻 > 苏轼:乐观地高歌,理性地思考,豪迈地进取_人文频道_
苏轼:乐观地高歌,理性地思考,豪迈地进取_人文频道_

原标题:苏轼:乐观地高歌,理性地思考,豪迈地进取

在中国文化史上,苏东坡是一个独特的存在,因为在他的身上同时体现了儒家的坚毅、道家的超脱和佛家的圆融,儒释道的文化内涵在他的生命里实现了融合。在苏东坡的一生中,元丰五年(1082年)是一个特殊的年份,不仅仅是因为《黄州寒食帖》、《定风波?莫听穿林打叶声》、前后《赤壁赋》等名作在这一年集中诞生,更因为在这一年,苏东坡终于从乌台诗案的阴影中走出,驱散内心的阴霾,在静定中实现了超越,获得超然物外的欢欣与自由,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。

寒食节,时在初春,本应是天地间一派生机盎然,但苏东坡感受到的却是万物萧瑟的肃杀之气。就连在他初来黄州时最欣赏的、曾经带给他心灵慰藉的海棠花也零落成泥。韶华易逝,少年白头,面对流逝的春天,面对奔涌的时间,全是无力之感。第一首已是色调灰暗,而第二首则更是进一步将这种灰暗铺陈绵延。连绵不绝的雨天里,“空庖破灶”更添凄冷,而“乌衔纸”的意象更让人心惊。仕途上,“君门九重”已经埋葬了他建功立业的梦想;生活中,落叶归根亦是奢望,因为“坟墓万里”,故乡遥不可及。进退无门,穷途末路,真的是“也拟哭途穷,死灰吹不起”。

元丰三年(1080年)二月初一,苏东坡在长子苏迈的陪同下到达黄州。乌台诗案的风波已过,苏东坡虽暂无性命之忧,但从前途无量的朝廷命官到几无立锥之地的犯官,落差之大,非常人所能承受。初来黄州,他表面平静,但心底的悲郁很难化解。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飘渺孤鸿影”,这样的离群索居、这样的昼伏夜出,透露出的是内心无法排解的孤独、苦闷与凄凉。元丰五年的寒食节,当遇到连绵的雨,当感到彻骨的冷,诗人心中的悲愤失望之情如决堤的江流一样奔涌而出,于是他提笔写下这首《黄州寒食帖》: 自我来黄州,已过三寒食。年年欲惜春,春去不容惜。今年又苦雨,两月秋萧瑟。卧闻海棠花,泥污燕支雪。暗中偷负去,夜半真有力。何殊病少年,病起须已白。 春江欲入户,雨势来不已。小屋如渔舟,??水云里。空庖煮寒菜,破灶烧湿苇。那知是寒食,但见乌衔纸。君门深九重,坟墓在万里,也拟哭途穷,死灰吹不起。

也拟哭途穷,死灰吹不起